所在位置:
20年前,温家宝亲启引黄济津引水闸门——破解世纪之交的天津水荒危机
http://www.hwcc.gov.cn 时间:2020-10-14 09:14:15 来源:海河水利委员会
打印
     

 

天津虽地处“九河下梢”,但历史上却长期缺水。自1972年起先后5次引黄济津应急调水,缺水局面逐渐缓解,1983年引滦入津工程建成后,天津才结束喝苦咸水的历史。但自1997年,海河流域北部地区连续4年严重干旱,尤其是1999年天津降雨量仅为300毫米。作为引滦入津源头的潘家口水库,入库水量降到极值,尽管已动用死库容2亿立方米供给天津,且天津市政府采取了多项节水措施压缩日供水量的1/3,仍无法缓解缺水危机。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时隔18年,引黄济津应急调水再次启动。

2000年10月13日15时5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总总指挥温家宝在山东省东阿县位山闸亲自开启闸门,滚滚黄河水奔涌北上。在580公里专用引水道的护送下,黄河水经过7天23小时的跋涉,于21日14时顺利抵达津门。

本次调水从工程施工到完成输水,仅用了170多天时间。由于合理的工程设计、科学的水量调度、沿线的保水护水,取得了引黄史上引水线路最佳、工期最短、投资最省、输水率最高、水质最好的效果,中央电视台、《天津日报》等主流媒体高度关注,就调水工作多次对海委负责人进行采访报道。这在海河流域水利建设史上前所未有。

急——天津水荒迫在眉睫

世纪之交的这次引黄,特点在一个“急”字上。

天津地处海河流域下游,水资源短缺一直是制约其城市发展的重要因素,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15。由于长期过量开采地下水导致的海水入侵,天津饮水之苦也全国闻名,“用天津水腌咸菜,根本就不用加盐”。 

为缓解供水危机,天津曾先后于1972年、1973年、1975年、1981年、1982年5次调引黄河水,累计27.058亿立方米(天津九宣闸共收水16.972亿立方米)。直至1983年9月举世闻名的引滦入津工程(1983年至2000年累计向天津供水138亿立方米)建成后,天津才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供水水源,甘甜充沛的滦河水赋予了这座城市新的活力,也使“引黄”一度成为了历史名词。

从1997年开始,海河流域北部地区连续4年严重干旱。潘家口水库1999—2000水利年度入库水量仅为4.23亿立方米,为多年平均年径流量的17%,为历史最少年份;2000年7—9月主汛期期间,水库总入库水量只有1.14亿立方米,为多年同期平均径流量的5%,属于特枯年份。尽管水利部动用了潘家口水库死库容供给天津,且天津市政府采取了多项节水措施,仍无法从根本上缓解缺水危机。

无水可引已成定局。面对水荒,这座拥有960万人口的城市告急。经过科学分析、周密论证,引黄济津工程紧急上马,解救“燃眉之急”。

早——未雨绸缪争分夺秒

本次引黄工程工期之短,是历次引黄中空前的,从最终决策到工程通水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且工程建设涉及山东、河北、天津三省(市)清淤扩挖、输水建筑物改造加固、口门封堵等……这一切都要求抢时间、争速度。

2000年6月22日,水利部向国务院报送关于天津城市供水应急措施的请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先后多次就此作出批示,7月14至15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总总指挥温家宝检查海河流域,察看了于桥、潘家口等水库蓄水情况。9月11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引黄济津。水利部全面部署,明确分工,落实责任,要求有关省市和部门保证将黄河水按时、保质、保量送到天津。

按照水利部统一部署,本次引黄济津应急调水在原国家防办和水利部规计司、财务司、建管司等部门的支持指导下,由海委负责组织,黄委负责黄河水量调度,沿线鲁、冀、津三省(市)负责组织实施各自境内的工程和输水管护工作。海委、黄委以及三省(市)成立了引黄济津工作机构,各有关单位按照“保进度、保质量、保通水”倒排工期,全力以赴开展各项工作。

早在1999年,海委就开始密切关注天气变化,主动邀请天津市气象局专家会商,对海河流域尤其是天津市供水形势进行动态分析与预测,提出了引黄济津应急调水的意见建议。2000年6月5日,海委向水利部汇报了关于天津缺水形势及解决对策,并根据指示精神抓紧进行调水前期准备,在较短时间内就使第六次引黄具备了开工条件。此外,海委还对历史前5次引黄进行认真分析,邀请参加1981、1982年引黄济津的老领导、老专家介绍经验,抽调精兵强将组织开展线路查勘、工程设计、方案对比、工程投资核定等工作。

其中,引黄济津线路确定历来是一个复杂的技术问题,尤其是本次调水距1982年第5次引黄已逾18年,为确保输水安全与水质达标,海委反复协调各省市进行方案比选,优选出污染最少、工程量小的新的供水线路(由黄河下游山东省聊城市东阿县位山闸引水,经位山三干渠、清凉江、清南连接渠、杨圈以下南运河,从九宣闸进入天津境内),编制提出了《引黄济津应急调水方案》,上报水利部为中央决策实施引黄济津应急调水提供了重要依据。

号令一出,闻令而行。为保证引黄有可靠的水源,黄委对黄河水量实施统一调度管理,先后调度了21.2亿立方米黄河水:4000公里外的甘肃刘家峡水库,调水期间泄流量要达到日均900立方米每秒;严格调控小浪底水库出库流量;万家寨水利枢纽按进出库平衡运用;协调甘、宁、蒙、豫、鲁水利部门严格执行水量调度方案……黄河水奔流而下,沿途各省市一路护送,没有许可不得擅自取水,直至山东位山闸引黄口。截至2000年10月10日,鲁、冀、津三省(市)共完成清淤444万立方米,土方537万立方米,改建桥梁45座……位山闸以下580公里的输水线路全线贯通,具备了通水条件。

难——统一调度同心鏖战

引黄济津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全长580公里的输水线路跨越三省(市)、16个县(区),分布着1386处旁开口门。面对输水时间长、冰期输水难度大、流量不稳定、输水保证率低等问题,实行统一管理与统一调度,是本次“引黄”顺利实施的成功经验。

海委从引黄通水之日起就十分重视收集沿线水情,在输水线路上布设4个水文监测站(6个监测断面),印发《2000年引黄济津应急调水水量监测实施方案》《引黄济津应急调水水质监测实施方案》,明确了准确、公正、权威的监测标准。建立并完善严密的管护机制,制定《引黄济津输水监督管理办法》,在4个多月的输水期内先后派出100余人的巡查小组,及时妥善疏导沿途城镇污水,确保进津水质。针对不同阶段的输水特点,结合实际输水需要和工程情况科学地实施水量调度,保持沿线较为稳定、安全的输水规模和天津九宣闸较高的收水率。

输水之初,海委注重控制引水规模,逐渐加大并适时调整引黄流量,保证了工程安全。2000年10月24日,清凉江河段峰值流量达到95立方米每秒,威胁清南连接渠的工程安全。为此,海委紧急与河北省水利厅协商,在清凉江段末尾连夜开启安全口门分泄过大的峰值,确保了清南连接渠安全输水。

输水稳定后,海委根据工程运转情况,适时加大输水流量,保持较高的输水率,提前完成50%的输水量,为最终顺利完成应急调水任务创造了有利条件。

冰期输水是整个输水过程的关键。为做好冰期输水调度工作,海委于2000年11月上旬召开冰期输水协调会,出台《引黄济津冰期输水管理意见》,进一步明确引黄各有关单位分工。2001年1月上旬,引黄沿线出现了20多年的最低气温,气温降至零下16度以下,沿线出现不同程度冰阻,输水到了最艰难的阶段。1月15日凌晨,山东省位山三干渠王堤口段出现冰阻,两处堤防漫溢决口,引黄面临全线冰塞的危险。在此危急时刻,时任海委副主任王文生连夜赶赴现场,紧急协商山东、河北和黄委,5次调整位山引水流量,为封堵决口、战胜冰阻创造了有利条件,保证了调水任务的顺利完成。

一路上,天津人民的救命水就是这样被接力护送到九宣闸,润泽津沽大地。

喜——团结协作共奏凯歌

黄河水来了!2000年10月21日14时,天津市党政领导、原国家防办和海委负责人与当地群众在天津九宣闸共同迎来了第一股黄河水头。时任天津市长李盛霖在庆祝仪式上,代表960万天津市人民感谢水利部、山东省、河北省、海委、黄委为此次调水所做的努力。

2001年2月2日10时,随着山东位山闸闸门缓缓落下关闸,宣告本次引黄济津提前一周圆满完成。本次输水历时113天,共放水8.706亿立方米,超计划水量100万立方米;天津市收水4.0825亿立方米(不包括0.1145亿立方米河道冲污弃水),河北省沧州市大浪淀水库补水0.576亿立方米。

2001年1月24日是当年的春节,那年的春节特殊而又难忘:千家万户的团圆时刻也是冰期输水的关键时刻。海委委领导与干部职工们舍小家、顾大家,放弃假期、坚守岗位,共同奋战在工程现场,除夕值守、正月巡查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自调水以来,所有参与人员尽职尽责,讲政治、做奉献,为流域水资源的科学管理、优化配置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海委先后被水利部、中共天津市委、天津市人民政府授予“引黄济津”先进集体。

在此次引黄济津应急调水中,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总总指挥温家宝,水利部部长汪恕诚、副部长张基尧、翟浩辉,海委主任王志民、副主任王文生等先后深入调水一线指导慰问,给予沿线水利职工和广大群众莫大的鼓舞。此次调水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能够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580公里工程建设任务,并提前圆满完成预定供水目标,离不开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全力支持,也离不开水利部门的密切配合、科学调度,更离不开沿线各地干部群众昼夜巡查、重点守护——团结协作是引黄济津顺利实施的重要保证。

本次“引黄”结束后,天津又连续四年实施了“引黄”应急调水,开辟了较为可靠的第二水源,渡过了2000年以来的缺水难关,形成了引黄、引滦联合供水格局。在南水北调工程建成通水前,黄河水与滦河水丰枯互补,既保障了天津供水安全,同时也为后期实施南水北调多水源联合调度积累了宝贵经验。

部分资料源于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网站以及《海委志》等。

(办公室 赵群)

 
     
     
     
     
  编辑:齐征